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调查征集 > 正文

【禁毒之星】奔跑在美丽乡村的禁毒使者

发布时间: 2018-07-05 18:04:09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这个禁毒专干,你们一定要大力宣传,他自己掏腰包,开着私家车奔波在乡村开展禁毒帮教宣传。”石嘴山市禁毒支队支队长丁惠军说。

“近三年的工作实践证明,把禁毒工作交给他干,我们放心满意。”平罗县姚伏镇党委副书记赵冬梅说。

“这年头,一个临时工,自己贴钱干禁毒宣传,我是一百个不同意,但看着他如此上心,我也是没脾气了!”妻子侯月华苦笑说道

“多亏了小张,让我丫头两年都没有沾染毒品,并找到对象。”社区戒毒人员杜蕾(化名)的父亲一脸的感激。

 

他,就是平罗县姚伏镇采访镇禁毒专干张彦兵。3年多来,他跑遍了全镇18个村126个生产队和3个居委会,创造性建设了全市第一家社区戒毒“三区一室”、牵头成立了全县第一个禁毒协会,建立了全县第一个“禁毒长廊”。他辖区的社区戒毒人员,从刚开始的一个都找不到,到现在的82人牢牢抓在手,社区禁毒工作取得了让领导、社区百姓、戒毒家庭都满意的好成绩。

八千里路云和月

一年零四个月,他的私家车跑了7万多公里,吃喝拉撒全部自己掏腰包。

2015年4月,对36岁的张彦兵来讲,面临着三重选择,要么从事老本行,到县城继续开一家个体超市;要么按照叔叔的安排,携家带口到银川另谋职业;还是“冒险”当一名镇上禁毒专干?当时,张彦兵的父母年事已高,需要照顾,妻子由于先天发育不良干不成重体力活,15岁的儿子还在上学,家中20多亩地需要耕种。故土难离,考虑再三,他选择了充满挑战和艰辛的社区禁毒工作。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当第一个月发工资时,1230元,对于一个快“奔四”的壮劳力,这点钱不要说养家糊口,就是连自己抽烟、吃饭,私家车的油费都不够。“开弓没有回头箭,咱不能丢人显眼”。张彦兵暗自下决心要干好禁毒工作,2015年9月,张彦兵顺利通过全县社区禁毒专干招考,本想着咬着牙坚持一下,谁成想,这一干就是三年。

“第一年干的时候,我开的一辆“面包车”,跑了一年多,车况不好,我就不开了。2017年2月,我从弟弟手里接了一辆二手车,当时里程表显示9万多公里,到现在,已经跑到了16多万公里。”一年零四个月,张彦兵用他的“中华”小轿车为禁毒服务了7万多公里,相当于环绕地球1.8圈。

“谁不知道省钱,但是,由于经常下村入户,骑电动自行车来回50多公里,好几次都把自己‘扔’到半路上。再说,我开车还可以顺便把其他的禁毒专干也拉上,方便开展工作。”张彦兵说。就这样,私家车变成了公车,每次下村入户,他还带着其他部门的人结伴而行

是呀,按常理来说,张彦兵的家在姚伏镇高荣村八队属于中上等条件,他在城里有车有房,过去种地做生意有一些存款。但是,现在他却吃起了“老本”。

面对这份“倒贴本”的工作,他自己也曾经产生了“打退堂鼓”的念头,妻子也早就“旗帜鲜明”地要他辞职——“你一个月挣得工资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还怎么养家糊口?”

父亲却对他说,“这是一个积德行善的工作,你好好干,家里的地,我帮着给你们种!”

儿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每当妻子不理解埋怨时,儿子会站出来劝架,“妈,你别说了,我觉得我爸的工作有意义,我支持他!

一个人干成一个岗位不可或缺的角色,辞职也会遇到“重重阻力”。在妻子的重重压力下,他曾经提出过辞职。可县禁毒办副主任李晓云一听就摇头:“你可不能走,走了工作别人没法干。”姚伏镇党委副书记赵冬梅也极力挽留,“镇上想办法给你媳妇解决一个‘4050’名额,解决你的后顾之忧,你就安安心心在这把禁毒工作干好。”

砥砺之苦甘自来

82名戒毒人员一清二楚,管理创新在全市推广,个人也收获了多项荣誉。

“基层是最难干的!2015年4月我到镇禁毒办时,基层禁毒员的知晓率连10%都达不到,禁毒基层工作存在不少弄虚作假的现象。15年6月,姚伏镇的禁毒工作在全县被通报。”提起过去,张彦兵脸上流露出坚毅果敢和坚定自信的表情。

“刚开始,全镇82个戒毒人员只有2、3个人能找到,许多戒毒人员都没有来社区报到,定期见面谈话和尿检都是为了应付差事的‘死档案’。”

面对一个从未接触的工作,从头做起,困难可想而知。张彦兵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从最基础的建档立卡、人员信息、熟悉戒毒帮教系统、深入戒毒人员家中做起,加班加点。“当时面临的情况,禁毒工作和社区其他工作相互搅扰,谁也干不好,阻力大,有点荒了自己的‘责任田’,种了他人的‘自留地’。”

2016年底,他找到镇领导强烈建议摒弃“九龙治水”的工作格局,采取“分家单干”的模式,真正让禁毒工作实现专业化、职能化。领导同意了他的想法,功夫不负有心人,三年多的风霜雪雨,三年多的风雨兼程,他驾驶自己的私家车跑遍了全镇辖18个行政村,3个居委会,126个村民小组, 对在册涉毒人员82人(其中男65人、女17人)做到底数清、情况明。结合“清零行动”,对所有吸毒人员逐一“过筛子”,多层过滤、全力掌控,使涉毒人员见面核查率、社区戒毒康复执行率达到了100%。并根据其表现因人而宜,量身制定帮教计划。截至目前,全镇社区戒毒社区康复执行率92.9%;戒断三年未复吸巩固率为30.1%;新增吸毒人员滋生速度明显减缓,年均增幅为2.7%。

付出总有回报。三年的栉风沐雨,姚伏镇禁毒工作发生了可喜变化。镇政府投入8万元,在全市打造了第一家“三区一室”(公区、接待区、检测区和特色工作室)的禁毒工作站,实现了“七统一”(即:外观标示统一、内部设施统一、制度流程统一、档案薄册统一、证件标志统一、教育培训统一、考核管理统一)标准,建成集动态管控、戒毒治疗、心理矫治、帮扶救助、就业指导、宣传教育等“六位一体”功能的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作中心,作为样板在全市推广。他牵头成立了平罗县第一个晨曦禁毒志愿服务协会,他担任群主,目前,协会成员涵盖了全县禁毒专干、志愿者、爱心成员达700人。

他负责建设了“禁毒市场”,做到了“四有”( 即:有禁毒警示标语、有禁毒宣传栏、有禁毒宣传灯箱、有禁毒宣传牌)。

他亲手打造了面积120平米的禁毒宣传影院……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2016年、2017年,他被评为平罗县禁毒先进个人、创建全区禁毒示范城市优秀禁毒专干、2017年度优秀社区戒毒(康复)专职工作人员。

春风化雨润无声戒毒康复必须因人而宜,切不可因循守旧束缚自己,最终的目标是帮助他们融入社会。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刚接触这项工作时,我也走了不少弯路,成效也不明显。2017年,我总结出一套经验——禁毒帮教必须从家属入手。”

姚伏镇沙河村的杜蕾因交友不慎,2015年4月误吸毒品,被青海警方处理后,我多方寻找她未果。2017年1月,失联三年的杜蕾终于被我找到,杜蕾的父亲得知她吸毒,痛哭流涕,拉着我的手求我一定要帮助女儿戒毒。2018年2月,按常规要求该解除对杜蕾的社区戒毒,但因前两年漏管失控,我和杜蕾及其父母约定,不定期对她采取“飞行尿检”,检验她的戒毒成效,同时,我托关系帮助她在银川找到了一份稳定工作。目前,杜蕾已经谈婚论嫁,走上了正常的人生轨道。

镇小店子村52岁的董达人(化名)因吸食海洛因,连续被强制戒毒4年。戒毒期间,妻子和儿子跟他断绝了关系,年近八旬的老母亲气得卧床不起。解除强制戒毒后,董达人情绪十分低落,向张彦兵哭诉道:“我既没有工作,也没有技能,土地承包费也被媳妇领走了,我该怎么活呀,就连抽烟买东西的钱,都是我妈从每个月200元的低保费中“挤”出来的……”我帮董达人找了一个集市上摆摊设点的工作,但董达人觉得没面子不愿意干,他母亲也担心儿子留在平罗会继续和那些狐朋狗友联系。按照社区戒毒的要求,凡参加社区戒毒者必须在执行点进行。但为了帮助董达人彻底戒除毒瘾,权衡再三,我提出了一个人性化的戒毒方案:让董达人到其在内蒙打工的三弟处工作,每月的工资由其弟带领,交由其母亲保管。我还要求他每月回家看望母亲并到我这进行尿检。现在,董达人的脸上找回了久违的微笑和自信,已经连续半年多尿检呈阴性。

“从这两个成功的案例我明白了:戒毒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必须是以人民为中心,要因人而宜,最终的目标是帮助他们融入社会。

“对于积极参与社区戒毒的,我百般帮助,对于拒不履行社区戒毒义务的,我也绝不含糊。”

 

张彦兵亲自参与对二名拒不履行社区戒毒被依法强戒人员的线索摸排提供,这在全县禁毒专干中还是第一个。三年多来,张彦兵深入村队、深入集市开展大型禁毒宣传13场,发放宣传品1.3万余份,1.5余人受到教育

吹尽狂沙始见金

世间最感动的事情莫过于你付出的得到了认可。

一路走下来,让张彦兵从一个禁毒新手变成货真价实的禁毒老兵,他的工作不仅得到了镇上领导、派出所民警的认可,更是得到了戒毒人员和群众的肯定。

姚伏镇党委副书记赵冬梅对张彦兵的工作是全力支持,用“一路绿灯”不过分。“小张,你有事直接找我,可以越级,所有禁毒工作由你一人承担,你需要干啥,我都支持。”

说到姚伏派出所对他的支持,张彦兵一脸的笑容,“派出所就是我们社区禁毒工作的娘家人,社区禁毒七成都离不开派出所的支持,我们刚起步的时候,笔墨纸张包括打印机都是派出所提供的!”

民警一提起张彦兵说:“他就是个‘张麻烦’,向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老百姓刚开始总是问我:“你们是干啥的啊?”现在,老百姓见了我们都说我们干的工作有意义。前两天搞禁毒宣传时,神渠北银子村一位70多岁的老爷子拉着我的手对我说,“你们干的都是好事,一定要加强宣传。”

三年多的禁毒工作,让张彦兵最感动的是帮助灯塔村李小兵(化名)戒毒的故事。这位农村里的“富二代”吸毒挥霍近100万元。2017年12月,李小兵强制戒毒出所后,他父亲一定让张彦兵“操刀”帮戒。现如今,李小兵每月准时来工作站报道做尿检,他父亲每次见到张彦兵都是感谢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