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安徽凤阳禁毒民警吴微不幸因公牺牲

发布时间: 2017-10-14 10:32:57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10月12日0时10分,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公安局民警吴微因公牺牲,年仅41岁。

 吴微,男,41岁,汉族,本科文化,中共党员,三级警督,任凤阳县公安局小岗村派出所教导员,长期以来抽调在县局刑侦大队负责禁毒和打黑除恶工作。中秋前夕,10月3日上午,吴微在省公安厅禁毒总队汇报毒品案件工作时,突发颅内大面积出血,被紧急送往医院治疗。10月12日凌晨0时10分许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

    因工作成绩突出,吴微多次受到表彰。

    2003年获评安徽省公安厅打击“两抢一盗”先进个人, 2007年被滁州市公安局评为“追逃能手”, 2008年、2014年、2015年分别荣立个人三等功, 2013年荣获滁州市禁毒委先进个人, 2015年被滁州市公安局记“2015.747”毒品目标案件专案个人三等功。

    吴微同志先进事迹 成功破获省厅毒品目标案件

    2013年2月,吴微在查处吸毒人员过程中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他紧抓线索不放,通过近8个月的艰苦侦查,一举打掉一个制贩毒团伙,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10名,查处吸毒人员11名,捣毁毒品加工厂1处,缴获冰毒30.56克,液体冰毒17公斤,麻黄素3克,以及乙醚、石油醚、盐酸等制毒原料和制毒设备,取得了安徽省“肃毒害、创平安”禁毒百日攻坚会战的重大战果。成功侦破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

    2016年4月,吴微同志从凤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移交的案件中,发现了一个盘踞合肥,覆盖江苏、广东等地的特大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网络。吴微带领专案组成员奔赴安徽合肥、阜阳和广东佛山、江苏泰州等地开展工作,历经7个月的连续缜密侦查和多方工作,共抓获涉毒违法犯罪嫌疑人12人,作案车辆3辆,毒资9.6万元,缴获制毒物品含麻制剂消咳宁片合计2000.77公斤(折合麻黄碱202.274公斤),毒品磷酸可待因糖浆2043瓶(合计171.612公斤)。成功摧毁一个涉及黑龙江、辽宁、安徽、江苏、广东的非法买卖制毒物品、贩卖毒品网络。摧毁多个恶势力犯罪团伙

    吴微同志嫉恶如仇,敢于较真、敢于碰硬。仅2014年,就参与打掉3个恶势力犯罪团伙,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33名,破获团伙涉及案件12起;2015年打掉恶势力犯罪团伙4个,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39人;2016年一举摧毁了盘踞在凤阳县武店镇陈某华为首的恶势力团伙、大庙镇赵某学、庄某赵为首的两个恶势力团伙,抓获恶势力团伙成员近30人,破获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故意伤害、故意毁财等案件10余起,为企业挽回经济损失数百万元,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充分肯定和群众的高度赞扬。经验丰富的追逃能手

    20年来,吴微抓获各类逃犯近百人。2016年11月1日,吴微带领专案组民警主动工作,获取重要线索,一举抓获2名潜逃18年命案逃犯祝某贵、祝某友。2017年1月10日下午,吴微主动请缨带领侦查员在浙江省安吉县递铺镇一施工工地上,成功地将漂泊了身份潜逃25年的命案逃犯杨某中抓获归案,安徽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许刚批示予以充分肯定。

    在2017年国庆期间禁毒铲种工作中,吴微同志深入乡镇田间地头查找罂粟原植物,脚部骨裂,但他没有因脚伤休息,而是一瘸一拐坚持开展踏查工作。就在吴微同志病倒的前一天晚上,他还在协助凤阳县公安局门台派出所办理涉毒案件,一直忙到深夜。

 在获悉吴微去世的消息后

    他的警校同学带着悲痛的心情写下一封信

    1995年9月,大蜀山警校95级5班,班主任杨军老师,同学共84人,其中有吴微。初听名字,以为是一貌美如花的弱女子,没想到点名时站起来了一个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八的糙汉子,于是记住了这个来自凤阳的"胖子"。由于他有两个美女老乡在我们寝室,因此了解、接触的多一点。最深的印象— —脾气好、善良、把吃亏当福气。他有什么好吃的,总是带给我们,有什么力气活叫他,随叫随到,而且还充当我们的出气包,由于脾气太好,我们经常肆无惮的打击他。当然,这和美女老乡有关,但能做到他这样无怨无悔、吃亏是福的程度,绝世少见。时间长了,我们都纳闷,这个老实纯朴、天真无邪、傻笨呆萌的孩子是凤阳哪个村的?他们家是不是在村里挺有钱的,为什么有这么多好吃的?这才知道他父亲时任凤阳县委书记。非常惊讶,他是我有限认知里面最不像官二代的官二代。

    印象最深的两件事,一是他暗恋一个女孩不敢表白,每天就找我倾诉。刚好一个周末的晚上在校门口遇到我,就一起往指挥学院那边散步。走到一片拐弯的地方,突然看到一面墙的蔷薇花都盛开了,特别浪漫,他高兴的说,如果把那个女孩约到这花墙下面表白,会不会机率高一点?他脸上那单纯热烈的表情我至今还记得。可惜,直到蔷薇花谢了,他还是没敢表白。还有一次他眼睛受伤住院,我们几个人良心发现,突然觉得平时对他挺过份的,决定去医院看望他。不知道一个人凑了几块钱,买了一点不像样的东西,辗转找到了医院。他特别开心,故作轻松的说没关系不用担心,死不了。临走,把别人送给他的好吃的,连同我们买过去的,全部让我们带回来了,我们每个人都满载而归,一边吃一边特没良心的说,这胖子要多住几次院就好了。

    2015年正月初五,他和他的一个朋友来九华山,下山以后才打电话给我的,问他为什么不早说,他说不想麻烦我,于是请他吃了顿饭。二十年没见,恍如昨天,还是那么亲切,他喝了七八两酒,一直聊到很晚,却坚持要连夜赶回凤阳,说第二天要值班。大着舌头说了很多遍,邀请我去凤阳,规划了带我去哪几个地方玩、吃哪些好吃的、送我珍藏版的红茶......一如当年那个有暴发户气质的胖子,从外表到内心,未曾改变。 只是没想到,这一面竟成永别!

    我不想说他是怎样一个高尚的警察,也不想说他为了公安事业怎样的奉献,我只知道,父亲历任凤阳县委书记、滁州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他,这身警服一穿就是22年,足以说明一切——若非心中火一般的信仰热爱,又怎会用生命坚守这苦累清贫?!

    吴微,一路走好!无论你在什么地方,我们95级五班永远都是84个人,缺一不可。

    顺愿世事太平,大家安好!

 


  • 0

    开心

  • 0

    板砖

  • 0

    感动

  • 0

    有用

  • 0

    疑问

  • 0

    难过

  • 0

    无聊

  • 0

    震惊